傘說

朋友都知道我討厭帶傘出門。如果有帶在身,但又不下雨,那就徒使背包負擔加重;但如有雨,濕了的傘又放不回隨身行李,拿在手又是麻煩。微雨其實可以不打傘,滂沱大雨即使是有傘也寸步難行,你說帶傘是不是很無聊。當然最明白我的娘親本來就知道根本是我十居其九會把傘遺留在不知那裏,乾脆藉口不打傘就不用買,也不擔心丟了又要花錢置新。


因為是無傘族,總會有冒雨前行的時候 。雖說不怕雨點但人之常情總會挑有瓦遮頭之處走,卻發覺能行之路都給有打傘的行人個佔據,反而沒傘的的都被擠到外而去 ,好一個「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寫照。這個怪象見過好多次,心裏自是有所疑問:「難道見到別人淋雨也不會自動自覺走到外邊,好使沒傘的人能走在不用淋雨的路嗎?」「沒傘的人可以硬走進去,把有打傘的人逼到外邊也可以呀!」


再細心觀察一下,發現撐傘的大都衣着有點講究,反而沒傘的人就打扮比較隨意。這下可露了端倪: 愛漂亮的人會打傘,而且會努力保持他的美,所以即使打着傘也要再避到有遮擋的地方 -他們要求很高,有很重的自我保護的意識。反之不打傘的人對外觀沒有這麼看重,而且知道不帶傘就要淋雨,所以被逼到外面去也處之泰然 - 他們就是沒所謂,別人要更多的保護也就讓他去,反正「犧牲小我」是蠻酷的一件事。


以上說法都是美化了的想當然,要求高加上有強烈自我保護意識其實就是自私,已經有足夠的卻還要更多;而沒所謂其實是怠隋,對於不公平的人和事不作任何行動去改變現狀。下雨天不是個生死存亡場景,沒有需要使人死命的自保或故作偉大去成全別人,但下雨天卻是個催化人性的試煉 - 只是為了衣衫不被沾濕,就漠視其他有需要的路人;明明可以爭取應有的對待,卻陶醉於自我犧牲的光環中,高傲地把合理的援手看成是對弱者的施捨而不屑一顧。

其實在任何時候,你和我都可以是帶傘或不帶傘的人 - 沒有對與不對,只是走在路上不同的人而已。而天,總是會下雨的。

© 2023 by Brian Blunt.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